阿拉伯国家为何“向东看”

发布时间:2022-12-09 03:04:33

四人行【電╁徴:lち9-2l27-O338】【保-真.可-先-幵-验】刘经理-项.目.齐.全-可.先.开.验-可.幵.全.国.各.地cxbvgdsgsGDSG今年6月30日,高女士像往常一样在通化门地铁站进站口引导乘客、提供帮助。

   国家主席习近平于12月7日至10日赴沙特利雅得出席首届中国-阿拉伯国家峰会、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并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中阿关系持续升温表明,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中东政治生态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国与阿拉伯国家深化合作面临历史性机遇。

   西方霸权主义政策不得人心,美国战略收缩促使中东国家“向东看”

   中东格局深受西方大国影响。现代中东体系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就是英法这两个殖民大国“委任统治”的结果。西方大国在中东推行的政策,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无论英法等老牌殖民者,还是美国等新殖民主义者,其中东政策共性特征就是“顺昌逆亡”或“拉一派,打一派”。中东地区很多热点问题,如巴以冲突、伊拉克危机、伊朗核问题、利比亚问题、叙利亚危机、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泛滥等,很大程度上都是西方国家人为制造的结果。

   美国自二战结束以来就是影响中东政治的最大域外力量。尤其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在中东行事更加肆无忌惮,并试图着力将中东打造成美国塑造“世界新秩序”的试验田和主战场。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促使美国进一步加大在中东的战略投入。自此后整整20年的时间里,美国致力于在中东进行“反恐战争”和“民主改造”。然而,美国在阿拉伯地区的“反恐战争”导致越反越恐,国力加剧衰落,同时也将整个中东搅得沸反盈天。

   美国等西方大国的中东政策的破坏性远远大于建设性,多数阿拉伯国家和民众从内心不欢迎西方的这种政策模式。2020年10月“阿拉伯政策研究中心”的民调显示,81%的受访者认为美国中东政策对地区安全与稳定构成威胁;66%的受访者认为,美国和以色列对阿拉伯国家最具威胁。

   相比之下,中国在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明显上升。战略上,中国希望阿拉伯世界团结、强大,而不像英美那样为一己私利设法削弱阿拉伯世界整体力量,“不寻求势力范围,不培植代理人,不填补权力真空”的立场深得阿拉伯国家赞誉和认可。政治上,一直秉承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在中东事务中主持公正,按照事务本身的是非曲直确立自己的政策和立场。中国与中东国家既没有历史遗留问题,也没有根本利害冲突。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中东时又明确提出,“不找代理人、不搞势力范围、不谋求填补真空”的“三不原则”。这与西方沿袭了几百年的地缘政治理论和政策迥然不同,更符合中东国家的利益和需求,因而深得阿拉伯国家的赞誉和认可。民调显示,阿拉伯世界对中国的好感度明显高于美国。

   尤其近些年来,美国在中东出现了明显的战略收缩态势,促使中东国家“向东看”步伐加快。2009年奥巴马政府执政后,在中东缩减兵力、降低反恐调门、与伊朗缓和关系。2017年特朗普政府和2021年上台的拜登政府,继续在中东进行战略收缩。尤其2021年8月美国仓皇从阿富汗撤军,表明美国已无意在大中东地区长期驻足。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导致其对中东的影响力和控制力下降,中东国家政治自主性由此日趋增强。这些国家“苦美久矣”,外交政策日趋从“向西看”转向“向东看”。这为中阿深化各领域合作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中东国家“拼安全”转向“拼经济”,中阿深化合作迎来更广阔空间

   过去相当长时期,中东国家全力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效仿西方式现代化道路,结果导致“去工业化”、贫富分化加大等一系列结构性问题。1980年至2004年,阿拉伯世界年均GDP增长率不足0.5%,1/3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1年中东剧变的发生,可以说是阿拉伯国家发展滞后的必然结果。阿拉伯世界经济发展滞后,很大程度上与西方主导的国际经济旧秩序有关。

   2011年中东剧变非但没有改变这种经济滞后局面,反而使相关国家的经济状况更加糟糕。据世行统计,中东北非在2011年有8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2018年飙升至2800万。2021年初的一项民调显示,叙利亚、也门、利比亚和苏丹超半数受访者认为,眼前生活状况比中东剧变前更糟。2019年12月的一项民调显示,61%的受访者希望政府将经济列为优先事项。在此背景下,中东国家日趋从“拼安全”转向“拼经济”。“拼经济”成了阿拉伯世界的当务之急,“发展优先”成为中东国家的新共识。在“向西看”导致经济失败的背景下,阿拉伯国家日益转向“向东看”,寄希望于中国发展带来的机遇。

   “一带一路”倡议正契合阿拉伯国家“拼经济”的现实需求。中国始终坚持“发展优先”的理念,这种理念体现在对外战略中,就是以发展促稳定,矢志推动“一带一路”倡议。历史上,阿拉伯世界曾因“丝绸之路”兴起实现了经济繁荣。当前,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实际上是重新开启“丝绸之路”,也会为中东国家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根据大数据分析,许多阿拉伯民众对“一带一路”持积极态度,对中国企业投资表示欢迎和支持,希望本国根据发展状况与中国进行产能合作。迄今已有20个阿拉伯国家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此外,双方在5G、人工智能、云科技等数字化领域合作也明显加强。

   “西方式现代化”频频失效,中东国家看好“中国式现代化”

   近现代以来,西方国家因船坚炮利,经济与军事实力强大,因此使西方式现代化道路成为包括中东国家在内的诸多发展中国家的效仿对象。西方国家从“西方中心论”和“西方优越论”出发,将西方文明和制度等同于“普世价值”,动辄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人,乃至“民主改造”和“文明改造”。在此背景下,中东国家的治理模式和价值理念长期受到西方国家影响。无论是早期的奥斯曼帝国,还是一战后形成的中东国家,都主动或被动地“向西看”,全力效仿乃至全盘照搬西方式现代化模式。最典型的就是土耳其凯末尔的全盘西化的社会经济改革,以及伊朗巴列维王朝的“白色革命”。

   然而,近百年的历史事实表明,效仿西方式现代化道路,并没有使相关国家由弱变强,反而加速衰落。政治制度上,中东国家照搬西方的代议制民主和三权分立制度,结果导致教派矛盾升温、权力内耗加剧,国家能力持续下降。伊拉克在2003年“民主改造”后,从昔日的地区强国一下沦落为任人欺凌的弱势国家。2011年中东剧变后,埃及、突尼斯、也门等国“民主转型”,结果导致政局动荡、经济萧条、安全恶化等一系列新问题。“阿拉伯之春”变成了“阿拉伯之冬”。

   痛定思痛,阿拉伯国家对西方价值观迷信骤然下降。2018年8至9月,佐格比公司对10个中东国家的民调显示,当初阿拉伯民众渴望政治自由,现在“民主”在优先次序中则排名垫底。但2021年拜登上台后,美仍在中东推行价值观外交,对阿拉伯国家指责增多。这使沙特等阿拉伯盟友与美更加离心。

   相比之下,中国式治理理念和治理模式的吸引力不断上升。中国倡导文明包容互鉴,反对“文明改造论”和“颜色革命”,这与阿拉伯国家颇有共鸣。从实践看,中国经济频频实现“弯道超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使同为发展中国家却饱受落后动荡煎熬的中东国家深感触动。它们普遍羡慕我发展成就,希望借鉴我发展经验,搭乘我发展快车。2009年,约旦著名学者萨米尔·艾哈迈德撰写了《文明的追随——中国的崛起与阿拉伯人的未来》。作者认为,阿拉伯复兴事业应积极借鉴中国的“非模式化崛起”经验,“阿拉伯世界应通过追随中国的复兴之路,实现自身文明的推进”。该书阿拉伯文版于2009年出版后,四年时间里连印三版。2018年8月,艾哈迈德又出版新著《东方的复兴:“阿拉伯之春”的失败与中国崛起的前景》,主张阿拉伯国家全面加强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希望中阿两大文明携手前行。该书出版后,一年多时间里三次再版,足见此书观点在阿拉伯人中受欢迎的程度。交流治国理政经验,已成为中阿深化合作的新亮点和新话题。

   总之,中东地区出现的若干历史性变化,以及中国崛起带来的外溢效应,促使中阿深化合作面临历史性机遇。双方应珍惜并抓住这一历史性契机,深化各领域合作水平。当前首届中阿峰会就是新时代双方深化各领域合作的具体体现。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中东国家政治转型尘埃未定、地区矛盾难以化解,加之美国刻意阻挠,中阿深化各领域合作不可能一帆风顺,而将呈现“道路曲折,前景光明”的螺旋式上升态势。

   (作者:田文林,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房家梁】

  

返回顶部